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专题报道
亲爱的家人,请接受我的道歉!对不起!
作者:尧丽媛  发布时间:2018-09-07 15:13:17 打印 字号: | |
  • 执行岗位上的硬汉彭苏平
  • “单眼”看案卷的陈小华
  • 为生命奔走的文巍
  • 法院、医院、学校和家之间来回跑的卢兴兰(左四)
  • 执行局的工作能手倪桂琼
  • 杨云夫妻两人周末常常把大女儿带来单位一起加班
  • “出席”完婚礼赶忙回到法院工作的苏雨帆

“妈妈最近都好忙,回家好晚,早上我们还没起床她又上班来了,我们好久没有看到妈妈了。我就自己在旁边玩,一定不会打扰妈妈上班的。”

孩子稚嫩的话语道出了多少执行干警的艰辛,为了决胜执行难,大家“舍小家顾大家”,时常吃住都在法院。从今年5月起,临桂法院执行局的各个办公室、执行会议室和执行指挥中心都从凌晨5点亮灯到次日凌晨12点。有时为了抢时间进行查询,大家直接把衣服、被子、折叠床搬到了办公室,做到人停机不停。

 

执行岗位上的硬汉

“彭法官,你不舒服就先去休息一下。”

“没事的,刚刚吃了药,已经好多了。”

彭苏平是临桂法院执行庭第三庭庭长,常年坚守在执行岗位。日积月累的繁重工作,使得其原有的胃病复发,并患上了反流性食管炎。今年5月,刚从兰州执行回来的彭苏平未作过久休息,又起身连夜奔赴湖南邵阳与贺州。当时已无法购买动车票,他不顾刚刚进行完手术的病体,乘坐普通硬座去往湖南。在火车上,他病情发作,腹痛难忍,满面通红,一直吃药缓解。而在出差过程中,因食管炎原因,一日只能进食一小碗米粥。时间紧迫,彭苏平仍不愿休息,坚持亲自调查、扣划被执行人财产,又痛又饿,在当天差点晕倒在地。

现为了做好“第三方评估”的迎检工作,彭苏平每天与大家一起整理案卷材料、查漏补缺、涂改页码、重新打码、制作封面、扫描卷宗……不舒服的时候就吃颗药又开始了工作。作为团队负责人的他要对团队每一本案卷都做到“心中有数”,因此每天都比团队其他人早一小时来晚一小时走。

“单眼”看案卷

815日晚上12点,看了一天案件的法官助理陈小华擦了擦眼镜片重新戴好,骑着电动车准备回家。凌晨的路灯给人一种朦胧感,工程车常走的路段,始终需要小心翼翼。一个行人突然从巷口窜出,为了避让行人急转弯陈小华撞到路边。 

“小华,你现在一只眼睛看案卷怎么看得清啊?赶快回去休息吧。”

看着一边脸已经肿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仍坚持检查案卷陈小华,领导不知道劝了他多少次叫他回家休息,但每次都被“倔脾气”的他用那句“想着还有这么多的事,我回去也休息不好,我在这里虽然做得慢一点,但多少可以帮大家分担一点”给挡了回来。

为生命奔走

文巍是执行中队中队长,5月对他而言并不是一个美好的月份。在这个月,他的父亲检查出肺部有肿瘤,执行工作进行到了最艰难的攻坚阶段,从那时开始他便一直是法院、广州两边跑。每隔20多天就陪老人去广州的医院进行治疗,治疗一次则需要一个星期。顾不上照顾生病的父亲和年幼的小孩,每次陪父亲治疗结束他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法院,回到工作岗位,跟同事们一起加班到深夜。

令人心疼的孩子

聘用书记员卢兴兰是两个小孩的妈妈,常年都是自己接送小孩上下学,因工作原因她的小孩时常都是最晚离开幼儿园的一个。七月中旬,她家公又因脑梗塞住院了,她只能法院、医院、学校和家之间来回跑。女儿小学放暑假了一个人在家不放心中午得回去看看,儿子幼儿园上下学又得有人去接,无奈之下只好跟老师说明原因,让儿子跟女儿一起待在家里。自七月底被抽调到执行局以来,卢兴兰每天早上5点就帮两个小孩煮好午餐,告诉女儿中午自己热菜跟弟弟一起吃,晚上煮好饭等爸爸回家煮菜。老人那边实在无暇顾及,只好请护工进行照顾,晚上下班早一点又匆忙赶去医院看一下老人。负责扫描工作的她,在每天做好执行局的工作同时,还利用中午、傍晚的休息时间跟进立案庭的扫描工作。

加班苦了老人

聘用书记员倪桂琼是执行局的工作能手,提起她执行局没人不拍手称赞的。同时,她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。在执行岗位工作她加班早已成为了家常便饭。小孩平时都由家中老人帮忙照顾,前段时间老人身体不舒服,自己也因为加班没办法照顾,还让老人继续照顾小孩。每天自己都是差不多凌晨了才回到家中,看着熟睡的家人,对他们的愧疚油然而生。

夫妻双双把班加

执行一庭副庭长杨云夫妻双方都是法院干警,妻子蒙玲燕也是十分支持他的执行工作,平时执行局加班比较多都是妻子在照顾家里跟小孩。5月以来,刚休完产假回来的妻子正常工作时间是行政庭法官助理,休息时间便是执行局法官助理。为决胜执行难,夫妻两人周末常常把大女儿带来单位一起加班,别的小朋友周末都是跟爸妈出去玩,而他们家小孩的游乐场就是法院执行指挥中心。

匆忙的人生大事

    结婚乃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,而执行局内勤苏雨帆的结婚则是匆匆忙忙。当她把请假条交到院长面前时,大家才知道她是一位准新娘,她只请了三天婚假赶回柳州去结婚。婚礼是一切事宜都由家人准备好,她赶回去“出席”完婚礼,又马不停蹄地赶回法院进行工作。在拿喜糖给大家的时候,还一直说抱歉,因为工作太忙没办法请大家吃饭了,只好请大家吃点喜糖分享一下喜悦。在结束了婚礼之后,苏雨帆迎来了人生中的另一个重要时刻,准备上交硕士毕业论文。而作为执行局内勤的她,每天大事小事不断,5月以来更是从未停过,每天都是连轴转。没有办法的情况下,她只好多次打电话跟导师解释,请导师同意自己在忙完“第三方评估”的检查工作后再上交毕业论文。

8月初的执行局奏响了咳嗽、敲键盘、翻案卷等声音会集的交响曲。办公桌上那一瓶瓶、一颗颗感冒药无时不在告诉大家需要休息。而现实是,每个办公室都有人带着感冒药来上班,几个重感冒的拔完针头立马回到工作岗位继续上班。

为了决胜执行难,大家“忘了”自己需要休息,“忘了”家人需要照顾。他们是真的忘了吗?没有,他们并没有忘,他们只是顾不上休息,顾不上家人,对于家人他们只有一句“对不起”以示歉意。

来源:临桂区人民法院
责任编辑:邬红艳